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六章 你是谁?
    “如何?”
    喻言四个小时后才出了手术室,被送回到了普通病房,陆知衍为了以防万一再出什么意外,多安排了两个保镖在门口守着,禁止任何人随便进入病房探视。
    站在陆知衍面前的,是一院的院长,此时脸色凝重,手里拿着的正是喻言的病历。
    “毒素暂时是控制住了,不过会有后遗症,这种毒素国内一向少有,应该是通过特殊渠道拿到的,陆少……”
    方院长有些迟疑的看向了陆知衍。
    当年陆知衍的父母,也是因为这种毒素死的。
    陆知衍摆摆手,示意他不要继续这个话题:“毒素能不能彻底的清楚?”
    “需要一点时间,代谢几次的话,应该就差不多了。”方院长看陆知衍的态度,大概明白他心里的想法,没有继续提之前的事情。
    又跟方院长聊了几句,陆知衍才送了他出去,自己回到病房,低头看着还昏迷着的喻言,若有所思。
    二叔应该是想要利用喻言来试探自己。
    他出手了这一次,应该还会出手第二次。
    当年的事情做的隐秘,没留下任何线索,只是这一次出手……
    陆知衍看着喻言那一张脸,神色晦涩不明。
    喻言醒过来的时候,只觉得口干舌燥,喉咙更是撕裂般的疼。
    “水……”她开口喊了一声,听到那嘶哑的声音,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    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已经有人伸手将她扶了起来,往她的手里塞了一杯水。
    她迷迷瞪瞪的睁眼看了过去,捧着杯子小口小口的喝水,反应慢了半拍,才看清楚了面前那一张脸。
    那个“陆知辰”!
    “是你!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要冒充我未婚夫骗我?”
    喻言瞬间清醒过来,双手捧着杯子护在胸口,警惕的看着面前的陆知衍。
    陆知衍被她的举动弄的哭笑不得,听到她的声音嘶哑成这样,知道大概是毒性残留导致的后遗症,眉头不由得皱了皱:“抱歉,这一次又是我连累了你。”
    “恩?”喻言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    “有人在你的药里面下了毒。”陆知衍低头看着她。
    “下毒?”
    下毒这种事情距离喻言的生活有些遥远,不过她也很快就反应过来了。
    有人给她下了毒,而下毒的原因,就是因为面前的这个男人。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之前那一辆车也是想要撞死你的吧?现在还有人下毒想要害死我?为什么?因为看我们走的近,以为我跟你有关系?觉得我对你很重要?”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喻言真的很聪明,三两句就把事情的真相猜了个八九分。
    陆知衍点了点头:“大概是这样。”
    “那你还来见我?还跟我离那么近?你想要害死我?”喻言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随后又反应过来,这个人一直都在回避自己的问题,到现在还没有说出他的身份来,于是又拧眉问道,“你老实告诉我,你到底是什么人?那个司机叫你陆少,你是陆家的?”
    “我喜欢聪明人,没错,我是陆家的,陆知衍。”陆知衍这一次承认的很干脆,看着喻言的眸子里面,带着几许欣赏的光。
    喻言表情呆滞了一瞬,陆知衍,陆家三房的那位被赶出去的少爷?
    “现在知道我的身份了?”看着她呆滞的表情,陆知衍笑着看她。
    喻言觉得这个男人在嘲笑自己。
    她眯着眼,看了陆知衍好一会儿,才冷冷的开口质问:“怎么?陆三少是觉得逗着我玩很有意思吗?既然你不是陆知辰,为什么要骗我?”
    “我由始至终都没有说过我是陆知辰,是你没有给我解释的机会。”陆知衍一脸的无辜。
    喻言愣了一下,仔细想想,好像还真的是这样。
    她一开始在陆家附近遇到陆知衍,就先入为主的认为他就是陆知辰,之后甚至也没有问过陆知衍是不是,就直截了当的当他死了。
    现在想想,她都觉得自己真的是蠢爆了。
    “这件事情到此为止,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还有,忘记我之前跟你之间发生过的一切事情!忘记它!”
    这种事情要是传出的话,她也没什么脸见人了。
    许沁都能够笑她一辈子!
    搞了半天摆了个乌龙,亏她那么努力的演出!白白浪费她的表情和演技了!
    喻言现在郁闷的要死,不想跟陆知衍说话。
    陆知衍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,他笑了一下,很快脸色又变得严肃起来:“抱歉把你牵扯进来,不过,现在我们可能要暂时被绑在一起了。”
    “恩?”喻言不解的看他。
    “要杀我的人误以为你对我来说很重要,所以说不定还会继续针对你,你现在住在医院不太方便,所以,我冒昧的请你暂时跟我住在一起。”陆知衍言辞恳切,似乎是真的为喻言着想。
    喻言迟疑了有那么一瞬间,但是马上就想到了她跟陆知辰之间的婚约。
    到现在都还没有正式的解除,如果自己劈腿被他发现的话,会不会……
    她心思活泛,越想越觉得有可能。
    于是看陆知衍都觉得顺眼了很多。
    至于同居这件事情,陆知衍长得可比那个陆知辰养眼多了,就算真的发生点什么,她也不算太亏。
    “好!我答应了!我们现在就开始同居吧。”
    喻言语出惊人。
    陆知衍表情僵硬了一瞬,默默地看着面前的喻言。
    喻言真的是一再的超出他的想象,总是可以轻易的给他许多的惊喜。
    喻言答应的太过痛快了,原本还觉得需要花费不少时间才可以说服她的陆知衍,都有片刻的怔愣,反应过来以后,才吩咐周深去安排。
    当喻言来到陆知衍的住处的时候,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,倒是没想到他居然会住在这种地方。
    “我妈留给我的。”陆知衍淡淡的说了一句,推着轮椅送喻言去她的房间。
    进入房间的时候,看到里面的装修和风格,喻言的表情僵硬了一下,扭过头去看陆知衍:“这个也是你安排的?”
    陆知衍嘴角抽了抽,心里默默地打算回去以后就扣周深一年的奖金,不过表情看起来还是很平淡:“我妈留下的。”
    你妈还真是个人才……喻言嘴角一抽,没戳破。
    陆知衍住的地方很高级,隐私性非常好,而且安全性很高,喻言很安心的在这里住了下来,养伤。
    陆知衍专门请了最专业的看护回来照顾她的日常起居,喻言的伤势恢复的很快。
    这期间陆知辰高调的跟沈一心出入各种的场合,外界关于两人的热度一直不退,几乎所有人都知道,陆家少爷陆知辰,跟沈家大小姐沈一心高调的关系不简单了。
    陆老爷子不止一次的摔东西,茶杯换了一个又一次。
    “老爷,知辰他到底还年轻,年轻人叛逆,他以后会知道您是为他打算的,老爷不要动气了,过几日就是您的八十大寿了,到时候我让知辰回来好好的给你道歉。”乔兰站在一旁,看着放在茶几上的报纸,一阵的头疼。
    陆老爷子冷哼一声:“道歉?他的道歉我可担当不起!”
    这一次陆老爷子是真的动怒了,乔兰劝了陆知辰几次,结果他跟中邪似得,就是不肯松口。
    网络上关于陆知辰和沈一心的绯闻满天飞,这边喻言舒舒服服的坐在摇椅里面,手里还捧着一盘水果沙拉,正在跟许沁视频。
    “陆知辰最近跟沈一心很高调,陆家那边没跟你联系过?”许沁好奇的打量着喻言背后的景色,忍不住有些好奇。
    喻言歪了歪头,笑了一下:“最近陆家在准备陆爷爷的八十大寿,估计也没功夫管到我这里来。不过陆爷爷有给我打了几次电话,都是跟我道歉的。”
    说真心话,陆老爷子对喻言真的很好,比喻家那位对她可要好多了,她有时候都觉得自己这样造挺不对的,不过对陆知辰却又是真心的不喜欢,也不想自己的婚姻被喻坤当成筹码来交易。
    “最近你们喻家也是风头无两啊,陆家给了喻家不少好处,好几个大项目都给了。”许沁啧啧两声。
    “我伤好的差不多了,陆爷爷的八十大寿我还是要去出席的,这一次应该可以彻底的取消婚约,跟陆知辰这个渣男说再见了。”喻言压下了心里的烦躁,没再去想这些事情。
    喻家的事情她不想管,等跟陆知辰取消了婚约,喻坤吃下去多少,自然都要给吐出来。
    她是不可能拿自己的幸福去给喻坤换利益的!
    许沁知道她不耐烦这些,又开始八卦陆知衍的事情来:“你还没有跟我老实交代呢,最近都在哪儿被哪个野男人金屋藏娇呢?我都多久没见到你人了?”
    金屋藏娇四个字让喻言不由得笑了一下,事实上她住在这里,也没见过陆知衍几次,那个人忙的厉害,估计是真的纯粹担心她的安危,才接她回来这里住的。
    想了想,她才单手支着下巴,笑眯眯的开口:“一个男人,陆家的,还长得超帅,禁欲系那种,是我喜欢的类型,每次见了都想要把他按在床上狠狠的蹂躏一番那种。”
    门外,刚好回来路过的陆知衍,听到这番虎狼之词,脚步不由得一顿,微眯着眼,朝着喻言的方向看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