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八章 找茬
    可惜的是纵使喻美使出了浑身的解数,陆知衍的眸光中却从未有过她的影像。
    看着喻言能够得到陆老爷子和陆知衍的呵护,喻美气的眸中带恨。
    同样的喻家的女儿,凭什么没人注意她?
    和喻美一样很生气的人,还有陆知辰。
    他在一旁看到这和谐的画面,怒气飙升,这个被赶出家族五年的人怎么又可以回到他的世界里呢?
    他一定会想办法让陆知衍离开。
    像是五年前那样,狼狈离开!
    *
    “好了,今天的事情就这么办了,我也累了,大家自便吧。”陆老爷子稍显有些疲倦,说完话之后便离开了。
    就在大家散开之际,喻美还想要上前去要陆知衍的联系方式,但是被石馨拦住了,闭着眼睛摇摇头,示意她别那么明显。
    最后喻美也只能咬着嘴唇,不甘心离开。
    所有人都离开了,喻言和陆知衍走到角落里。
    “你不会真的要跟我订婚吧?”
    陆知衍颔首,看着眼前这个“戏精”,挑眉反问道:“你说呢?”
    woc!
    喻言内心忍不住爆粗口,刚刚答应但那只是权宜之计,可万一哪天陆知衍爱上自己,岂不是要假戏真做了。
    不行!
    喻言心里暗暗发誓,她必须将白莲花进行到底。
    人群之中,一双阴鸷的目光紧紧锁定喻言,恨不得一眼就让她灰飞湮灭。
    静静的注视了几分钟之后,踏进小碎步一步步地朝着喻言走来。
    “喻言,没想到你是这样见异思迁的人,早就跟陆知衍勾搭在一起了吧?还装作对知辰喜欢的不得了的样子,可惜知辰早就看透了你的计谋。”
    听着嘲讽的话语,喻言缓缓抬起头,只见对面沈一心一脸怒不可遏地望着她。
    “沈小姐也不过如此,我不要东西,你不也是抢着也要得到?”
    顿时沈一心怒火中烧,本来是讽刺喻言的,结果反被嘲讽。
    可恶!
    “喻言,陆知辰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,一切都是陆老爷子安排的,所以你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优越感。”
    沈一心胸有成竹。
    喻言冷哼,凑近沈一心小声说着:“他不愿意,难道之前陆老爷子拿刀架在他脖子上逼他了吗?”
    一句话击垮了沈一心的心里防线,她手肘一弯,假装手滑把半杯红酒泼向了喻言。
    一瞬间,喻言洁白的长裙,胸前都是红色的酒。
    好不夸张的说,像极了凶案现场一样!
    喻言也蒙了,没想到沈一心居然会在这样的场合贸然出手。
    还没等喻言缓过神,就听见沈一心大声道歉:“喻言,我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    那快要哭出来的样子,再加上手足无措的样子,到像是喻言欺负她了一样。
    好啊,跟自己玩白莲花那一套,喻言美眸一转,眼泪夺眶而出:“沈一心,陆知辰已经跟我退婚了,你还想要怎么样?”
    喻言也不怕出丑,索性声音嘶吼起来。
    这边的躁动吸引了大家的目光,纷纷围过来看热闹。
    沈一心没想到喻言会做出这样的举动,本以为她会大怒反泼自己,谁曾想到此时说的都是她的词。
    看着沈一心的慌乱,喻言内心冷哼,跟姐斗,你还嫩了一点。
    陆知辰注意到这边的异常,过来查看,发现沈一心孤独的站在原地,推开人群走了进去:“怎么回事?”
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沈一心抬头望着陆知辰楚楚动人说着。
    周围的议论越来越多,陆知辰大吼着:“都散了,散了,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    但是大家似乎并没有要走的意思。
    喻言看着对面两个人一唱一和的样子嘴角故意一扯,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:“你们太过分了,我都同意退婚了,你们还步步紧逼……”
    一回到这个问题陆知辰就心烦意乱,出言不逊说着:“闭嘴,你就是个心机婊,在这里装什么委屈,刚被退婚,就有人接着了,怕不是早就搞在一起了吧?”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喻言假装语塞,哭了起来。
    “你们陆家真是欺人太甚,订婚也是你们,悔婚也是你。”
    有些围观者都看不下去了,小声嘀咕,喻言真是可怜。
    闲言碎语让陆知辰脸上挂不住,刚想带着沈一心离开,遇见过来的陆知衍。
    “怎么?欺负完我未婚妻就想一走了之?”
    陆知衍黑着脸,从人群里快步走过去,脱下衣服披在喻言身上。
    他低头看着眼前的小女人,真的是不省心啊,自己出去打个电话的功夫就被“欺负”了。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?”陆知辰的气焰很嚣张,正因为之前的事情生气呢。
    “道歉!”
    陆知衍带着不容置喙的口吻。
    道歉是绝对不可能的,陆知辰冷笑着想要离开,被周深拦住。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敢拦着我?”陆知辰瞪大了双眼。
    双方剑拔弩张,坚持不下。
    这下惊动了刚休息好的老爷子,老爷子黑着脸怒斥陆知辰:“赶紧给喻言道歉!”
    一片沉默,陆知辰并没有想要道歉。
    气的陆老爷子拿着拐杖敲着地面:“快点道歉!”
    没有办法,陆知辰缓缓开口,不乐意道歉:“对不起。”
    速度极快,让人听不清楚。
    这就是最好结果了,陆知衍不想再待下去,带着喻言离开。
    “爷爷,我们先走了。”
    留下原地愤怒的陆知辰,发誓一定要陆知衍和喻言好看。
    主角都走了,大家伙都散了。
    *
    回到陆知衍的家,喻言轻车熟路,二楼主卧是陆知衍的,而喻言的房间就在旁边。
    这也是陆知衍特意安排的,为了她的安全着想。
    他才刚刚回来,势力不稳定,家是唯一安全的地方。
    然而还没等他坐热乎床垫,隔壁传来一道惊叫声。
    陆知衍大步流星,赶紧跑过去查看,也多亏了喻言没锁房门。
    只见喻言摔得七仰八叉。
    陆知衍赶紧上前查看。
    “有没有摔伤?”
    喻言脑袋还有些晕乎乎的,别人问什么她就答什么,脑子一点没转,机械性摇摇头。
    “没。”
    陆知衍大致检查一下,发现喻言的脚踝处红肿起来,可能是刚才磕到了。
    但幸好也只是这么一小伤,没有其他大碍。
    然,还没有等陆知衍松下这一口气,只听喻言又啊的惊叫起来。
    陆知衍揉了揉嗡嗡作响的耳朵,一脸不可置否的望着喻言。
    “流氓!”
    “流氓!流氓!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喻言大叫,这狗男人真该死,她可是什么都没有穿呢?
    情急之下陆知衍一只手捂住了喻言的嘴。
    “嘘!”
    另一只手在嘴上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。
    喻言瞪大了双眼,双手死死互在胸前。
    陆知衍则赶忙起身拿了一条浴巾,把喻言裹了起来。
    “你放心奥,我对飞机场绝对没有兴趣。”说着横抱起喻言走出卧室。
    飞!机!场!
    顿时喻言有些炸毛,这可是关于女性尊严的事情,她一个没忍住,解放天性吼道:“姐,这不是飞机场,明明就是b罩杯!b!”
    最后还要特意强调一下。
    陆知衍才不会和她争论这些营养的问。
    但是这样的沉默,被喻言通通试为挑衅和嘲笑,情绪激动着:“你不相信我?”
    这一动,倒是让脚踝处的伤明显疼痛起来。
    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:“嘶~”
    “还不听话!”陆知衍像是在责备一样。
    把喻言温柔放到床上之后,陆知衍去拿冰袋给她消肿。
    滚烫的红肿处,刚接触到冰的刺激,有些超出喻言的承受范围,她应激性地缩了一下。
    “别动。”陆知衍抓住了她的腿,但是放冰的那一只手明显温柔很多。
    按照正常的思维逻辑,喻言应该感动地看着陆知衍为她消肿,之后就发生了……
    可咱们的喻言同学,脑回路清奇啊,现在满脑子都是陆知衍说她是飞机场的话。
    就在喻言还想开口为自己辩解的时候,陆知衍附身前倾,把喻言控制在两个胳膊之间。
    这个动作着实吓到喻言了,说话也开始结巴:“你——你要干嘛?”
    陆知衍双手支撑着身子,低头玩味说着:“想要证明自己,那不如我亲自验收一下?”
    这是什么狼虎之词,喻言立马蔫了,笑脸相迎,双手紧紧抓着浴巾,狗腿似说着:“那个,陆少,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。”
    看着一脸谄媚的喻言,陆知衍忍不住嘴角微微一扯,身子越来越低,侵略的意味更明显。
    “那个……陆总,我是飞机场……我承认了!”
    喻言吓的以为自己的贞洁就这么草率的交代了,开始胡言乱语起来,语速明显很快:“相信陆总也不喜欢我这款飞机场,所以还是请您老高抬贵手,越过越有哈。”
    喻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最后一句还单押了。
    感觉到喻言心内是真的感到害怕了,陆知衍停止了手上的动作,起身,居高临下看着平躺在床上的喻言,郑重其事说着:“我就说你是飞机场!”
    说完之后,不带犹豫转身离开。
    妈了逼!
    喻言一阵凌乱,她居然又被陆知衍套路了,想想都觉得可气。
    躺在床上,喻言咬牙切齿地问候了陆知衍祖宗十八代!
    正在家里看新闻的陆老爷子莫名打了一个喷嚏。
    真是人从家中坐,锅从天上来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