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章 喻家吃饭
    这不是在商量而是直接命令。
    在陆知衍的面前,喻言内心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忌惮。
    说完之后,陆知衍没给对方说话的机会,立马挂断了电话,而早就接到命令地周深则在公司门口等着喻言。
    拿着被挂断的电话,喻言脸上说不出来的气愤,真的是没有礼貌。
    出了公司大门之后,喻言果然看见了周深。
    “喻言小姐,我送你回家。”周深站在车旁,已经打开了后排座位的车门。
    喻言惊叹到了,这个陆知衍竟然知道自己在哪,他是不是给自己安了定位器。
    逃脱不了的命运,只能接受。
    一路上喻言没有在说话。
    “喻言小姐,到了。”周深绅士地打开车门。
    下车之后,喻言转身说了谢谢便离开。
    喻言到家之后,回到了自己房间,她在思索,如果被录取那她该怎么说要出去上班。
    好多问题充斥在喻言的脑海里,让喻言显得异常暴躁。
    然而还没等喻言把所有的问题理清楚,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。
    本以为是陆知衍的电话不想接听,可是电话一直响个不停,没有办法,喻言拿起手机一看,不是陆知衍。
    但是看着来电显示,喻言觉得这个人比陆知衍还可恶。
    “喂。”
    很不想接听电话,但是为了以后的计划,喻言还是接听了。
    “爸。”
    电话那头的声音倒是轻快:“言言啊,今天晚上带陆知衍回来吃饭吧,爸爸准备了好饭菜,咱们一家人聚一聚。”
    听着这话,喻言就觉得她这个爸爸是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。
    他无非就是想要攀上陆知衍这颗大树,多给喻家几个项目做做。
    “他没空!”
    喻言的眸光暗淡下来,声音瞬间冰冷。
    这就是她所谓的“好父亲”。
    只有在找陆家要合作案的时候,父亲才能想到自己。
    “言言啊,你不问问怎么知道。”喻坤的意愿非常强烈。
    越是这样,喻言越感到反感。
    天底下哪有不顾儿女只在乎利益的父母,这种事情大概只发生在她的身上。
    “我说没有就没有。”说完之后,喻言挂断了电话。
    喻言发誓绝对不会让自己作为利益的牺牲品,放下电话后情绪也是久久不能平复。
    但是到了晚上却还是被陆知衍主动抓去了陆家。
    喻美知道了陆知衍今晚回来,在楼上不断试着前几天新买的衣服,就是想在晚上吃饭的时候能够吸引对方的眼球。
    而在他们来之前,喻坤更是郑重其事地交代着。
    “你们记住了,今天喻言回来就是客,别对人家耍脸色。”
    石馨声音高挑,故意撇着嘴装无辜:“我们哪能耍脸色,她不让我们母女倆气着受,我们就谢天谢地了。”
    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事,你们要是断了陆家和喻家的来往,我可饶不了你们。”喻坤神色冷淡,语气驳重。
    今天谁捣乱谁就是他们喻家的敌人。
    但是石馨不服气,嘟囔着:“喻家也不是只有喻言她一个女儿,我们喻美差啥了?”
    “就是啊,爸爸。”喻美连忙在一旁跟着附和,真的以为自己美若天仙了,还总想要代替喻言。
    知子莫若父,喻父却只是淡淡地朝着喻美看了一眼,真当他是傻子,他早就知道家中两个女儿的脾气秉性,喻言的好喻美比不上,不然人家陆老爷子也不会如此喜欢。
    反观喻美,心高气傲,完全就是一个宠坏了的孩子。
    微叹了一口气后,喻坤拍了拍喻美的肩膀:“别多想了,管好自己。”
    “爸~”喻美撒娇想要辩解,但随即又被喻坤一个凌厉的眼神制止了。
    说话之间,陆知衍带着喻言到了。
    站在门外,喻言不是那么想要进去,她与那间屋子显得格格不入。
    陆知衍看得出来她心中的抵触安慰道:“既来之则安之。”
    喻坤他们从楼上下来看到外面站着的两个人,赶紧出来迎接。
    准确的来说是迎接陆知衍!
    “呀,女婿来了,赶快进来。”喻坤热情地招待,让喻言觉得恶心。
    两个人被迎进门,陆知衍把带来的礼物交给他们。
    “你们来就来呗,还带东西,客气了。”
    喻坤满脸的春风得意啊,看到陆知衍还带着东西来,那更是喜上眉梢了。
    大家落座之后,佣人们开始上菜。
    喻坤坐在主位上,旁边是石馨和喻美,另外一面是喻言和陆知衍。
    从他们落座那一刻起,喻美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陆知衍。
    坐在对面的她,搔首弄姿,使劲卖弄自己的身材,还一个劲的对陆知衍抛媚眼。
    “言言啊,这以后要多回家吃吃饭,爸爸在家也很惦记你啊。”
    喻坤像是一个慈父一样。
    但是喻言对她的话无动于衷,她知道这些话都是说给陆知衍听的,话里没有半分的父女情意。
    “嗯。”
    喻言简单利落地回答。
    “知衍哥哥,爸爸说的没错啊,你和姐姐要常回家走动走动啊,多了解了解姐姐的过去,没准有意外收获呢。”喻美的话里有话,恨不得现场抹黑喻言。
    听着喻美的话,陆知衍侧身看向旁边的喻言:“那我到是要多了解一下我的未婚妻了。”
    在外人面前,陆知衍一直保持着对喻言的爱慕,像极了热恋中的情侣。
    “那知衍哥哥你想要了解什么,都可以来问我哟。”喻美异常的勤奋献媚。
    “找你?最了解喻言的不是她自己吗?找你有什么用?”陆知衍毫不留面子回怼喻美。
    一时间,喻美尴尬的被摆在那里。
    喻言恢复了情绪,浑身充满斗志:“是啊,谁还能有我最了解自己。”
    吃瘪的喻美翻了个白眼,有些气呼呼地离开。
    喻坤见状,立马笑呵呵解围:“别见外,都是平时我宠坏了。”
    陆知衍这一次来的目的也是想让喻言在喻家的地位能提高一些,便反讽着说:“怎么没见您这个女儿被宠坏?”
    一语双关,喻坤有些不好意思。
    喻美离开了客厅,原本是想去外面走一走,可是听着客厅里那时有时无的说话声,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郁闷,凭什么她要离开这里让他们清净,要知道这里可她喻美的天地而不是她喻言的。
    越想喻美心里就越不得劲,思索几番后趁着没人,她偷偷潜入了厨房,在等会上餐桌地每一碗汤里都加了一些花生粉面,不仔细品尝根本发现不了。
    做完这一切之后,喻美露出了得逞后的笑容。
    “看你怎么嘚瑟。”
    随即假装去洗了个手慢慢地回到了座位上。
    喻坤见状连忙板起脸训斥:“美美,客人在,不能没礼貌。”
    然此时的喻美像是变了一个人,有些不好意思说着:“刚才失态了,不好意思。”
    那认真的态度像是真心忏悔一样,不得不说喻家的人都是天生的演员啊。
    很快佣人们端着汤上来送到每个人面前。
    “知衍你尝尝,这是言言小时候最爱喝的汤。”
    今天喻坤的一言一行都像极了一个合格的父亲。
    “好。”
    大家拿勺子喝着。
    喻美低头喝着汤,眼睛一直在瞄着喻言的反应。
    果然几秒钟之后,喻言浑身发痒,在大家还没来得及询问的时候,人已经昏迷过去了。
    陆知衍立马扶住快要跌倒的喻言,焦急问着:“言言,言言?”
    此时的喻言满脸通红,眉头紧皱,完全没有要清醒的意思。
    喻坤夫妇也被吓到了,没想到吃个饭也能把人给吃晕了。
    “赶紧送医院,送医院。”喻坤也有些慌乱了。
    陆知衍一脸焦急,横抱起喻言大步奔跑到车前,缓缓把喻言放在车后面,转身对跟上来的喻坤说:“上车扶着她。”
    随后喻坤一家三口都上车,喻坤在后来抱着喻言。
    车子在路上一路狂飙,闯了无数个红灯,陆知衍硬生生把1个多小时的路程开成了半小时。
    医院门口,陆知衍抱着喻言边往里跑着边大喊:“医生,医生!”
    医生闻讯而来,把喻言放在病床上,推去检查。
    陆知衍内心焦急,随后似想到什么,连忙拿出手机拨打了几个电话。
    很快周深带领一群医生赶了过来。
    陆知衍见状连忙朝着周深甩了甩手。
    周深点头,朝着那几位医生示了个眼神,医生快速地跑进了检查室。
    喻坤一直徘徊在检查室外,心中疑惑不已。
    “这人好好的怎么就晕倒了尼?”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旁的喻美也有一些慌张,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,她只是想让喻言过敏出丑而已,谁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。
    知子莫若母,石馨感觉到喻美的慌张,立马拉着她来到角落里询问:“这事儿是不是有关系?”
    喻美原先还想隐瞒,但当目光转移到石馨身上时,一下子就像是软捏的柿子,整个人都软了,弱弱地拉了拉石馨的衣袖,哭腔地说:“我……我也没有想到,我就只是放了一点点花生粉而已,谁……谁想到那喻言命居然这么贱,一下了就晕了,妈……怎么办?我该怎么办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