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二章 剽窃?
    陆知辰料到陆知衍会来找他,但是没想过会这么快。
    需要他签字的这一份文件才扣留了一个小时,陆知衍就已经坐在了他的办公室。
    陆知衍坐在沙发上,毫不外道的操作着面前的品茶工具,仿佛这里是他的办公区一样。
    真是欺人太甚!
    “三弟真是好兴致啊,竟然来我这里品茶。”陆知辰咬着后槽牙愤愤的开口。
    陆知衍仿佛没有听见陆知辰的话一般,继续洗杯、冲茶等工序,他的每一道工序都极其的熟练,每一步的时间都刚刚好。
    当最后一步完事之后,陆知衍没有说话,指了指桌面上的另外一碗茶,便品着自己手里的茶。
    看着陆知衍异常的行为,陆知辰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只是看了看桌面上的茶,并没有什么行动。
    他搞不懂,陆知衍来到这里,不是应该找他算账的么?不吵不闹不动手,这完全不是他的作风。
    不能上当!
    陆知辰全神贯注的看着陆知衍,不敢懈怠。
    陆知衍笑了笑,“既然你不喜欢这杯茶,那就别试图去沾染我的任何东西。”
    说完,便将陆知辰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。
    陆知辰气的差点犯了心绞痛,陆知衍说的不是这杯茶,而是他扣留的那份文件。
    “三弟这含沙射影的说什么呢?我可都是按公司的规章制度办事。有些事就算是桶到爷爷那,你也是不占理的。”陆知辰强硬的说着,其实内心很虚。
    因为喻言,爷爷对她已经很生气了,再加上现在喻言还和陆知衍有关系,他在陆家的处境已经是举步维艰了。万一陆知衍真的回去说什么,他就麻烦了。
    “占不占理不重要,如果沈家知道这件事……”陆知衍若有所思的摆弄着手机,不多时陆知辰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    陆知辰看了手机上的内容,面色惨白。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陆知辰“你”了半天,也什么都没说出来,只能任由陆知珩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走扣留的文件。
    “陆知衍,你等着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陆知辰恨恨的将茶几上刚刚被陆知衍碰过的瓷器打碎,来一泄心里的愤怒。
    喻言已经忙了好几天,可这个富豪太太的想法真是不一般,想要的东西天马行空,她都已经出了十几版设计稿,她都是不满意。
    喻言回到家里,将画板搬到了院子里,一边咬着铅笔,一边看着富豪太太的资料,依旧没有一丝的头绪。
    陆知衍回到家的时候,刚好看到这一幕:少女在院子里沉思,头发随风而动,这一幕比名画都好看。
    鬼使神差的他让司机在门口停车,没让助理跟着,自己拎着电脑步行走到了院子里。
    还没等走到跟前,就听到了这个小辣椒的抱怨声,“也不知道那个混蛋老板怎么想的,竟然把这么难搞的客人丢给我一个实习设计师。太欺负人了。”
    陆知衍嘴角一抽,她嘴里的混蛋老板不是他么?果然,小辣椒还真是每天给他不一样的惊喜。
    此时的喻言还不知道面前的这个给自己带来了无数麻烦的人,就是她的大boss,更不知道这个大boss就在自己身后。
    “少爷,喻小姐,吃饭了。”白管家收到陆知衍回来的消息,就吩咐厨房做菜了。
    “白管家,我不吃了,没有胃口。”喻言对着白管家摆摆手。
    现在就算是给喻言吃仙桃,灵丹妙药,也拯救不了她。
    白管家心疼的看着喻言,他已经把喻言当做了陆知衍的媳妇来疼的,听说她不吃饭,便想着劝一劝。
    还不等开口,陆知衍就摆手让他离开。
    白管家接过陆知衍的公文包满脸笑意的回到了别墅里,并吩咐了所有人,不准到院子里打扰小两口。
    “黄太太要设计珠宝?听说她三个月后金婚party,她很看中这次的珠宝设计。”陆知衍只是扫了一眼,就知道是公司哪个项目了。
    喻言看陆知衍对黄太太的事情有所了解,便觉得这件事有门。
    “陆少,既然你对黄太太这么了解,不如——”喻言拉扯着陆知衍的袖口,嗲嗲的撒娇道。
    “饿了,这身体里没能量,什么都想不起来。”陆知衍来了兴致,他倒是想要看看,这个小作精为了达到目的,能干出什么事情来。
    “陆少,您先吃饭,我这工作不着急,后天交稿就行了。”她决定出去工作,已经是不顺他的意了,万一惹恼了他,无法出去工作就不好了。
    “白叔,晚餐撤了,喻小姐今天减肥。”陆知衍吩咐着,一屁.股坐在了喻言的身边。
    小小的椅子上坐了两个人,顿时就显得很拥挤了。
    喻言嘴角抽动,她只是说现在没胃口,什么时候说要减肥了??
    本来想和陆知衍杠到底的,她以前减肥的时候,曾经一个月不吃晚餐,也没觉得有多饿。
    但是还没出两分钟,喻言就被陆知衍的一句话给威胁的缴械投降了。
    ——黄太太的喜好一般人打听不到。
    一般人打听不到,就是说他可以打听到。所以,现在能够帮助喻言完成任务的人只有陆知衍。
    晚宴在喻言刻意的讨好下顺利完成,陆知衍吃的很开心,而喻言在吃完的瞬间,就抱着本本跟着他进了书房。
    陆知衍也没有过多的为难,进入书房之后就将黄太太夫妻俩创业到现如今的调查资料,事无巨细的内容整整有50多页的内容。
    喻言拿着手里的资料认真的研究,不多时就找到了灵感,顺利的完成了画稿。
    陆知衍处理完工作的内容,看到喻言还在画,不由的走过去看了一下,完成的很好,只是欠缺一些思考。
    “你用这样的镶嵌方式,你老板怕是要赔个底掉。”陆知衍的嘴角抽动,若是真是按照这个内容制作,陆知衍要把今年的利润都陪进去了。
    喻言皱眉不解,仔细看着画稿几次,终于就找到了问题所在,顺利又修改了一版。
    事情解决了之后,喻言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将画稿捂住,“陆氏也有珠宝设计,你看完是不是要剽窃?”
    自从上次花生过敏进医院之后,喻坤给喻言打了很多次电话,但是她都没有接。
    家里谁会在菜里不动声色的下花生粉,陆知衍不知道,喻言可是能够猜出来个七八分。
    喻坤的电话再一次被挂断,反手就一巴掌打在了喻美的脸上。
    “谁给你的胆子,敢在菜里放花生粉?”喻坤怒不可遏,看着喻美那不知错的样子,反手就又是一巴掌。
    石馨立马护住自己的女儿,朝着喻坤大吼,“喻坤你是不是疯了?你怎么能打我们的女儿?”
    “打的就是她,就是因为她干的好事,原本陆老爷子答应给喻家的项目被收回了两个。”喻坤想起被撤回的两个大项目,就气的七窍生烟,抬脚对着喻美的方向踹了一下。
    石馨这次有准备,在喻坤抬脚的时候,拥着喻美转了个方向,喻坤那一脚狠狠的踢在了茶几上。
    石馨没有管喻坤伤的重不重,只是不满的说道,“小美做错了能怎么样?不就是两个单子。你再找喻言要回来不就行了。”
    喻坤脸色大变,指着石馨的鼻子大骂,“慈母多败儿,小美之所以敢那么做,都是因为你在背后惯的。”
    石馨也没在怕的,能够让喻坤消气的办法她有很多种,不然也不能从小三转正。于是正面和喻坤刚了起来,“穷养儿,富养女,小美是你的女儿,你惯着她怎么了?就喻言是你的女儿,小美就不是了么?就没见过你这么偏心的父亲。”
    喻坤气的两眼一黑,直接晕了过去。
    ——
    喻言顺利的交上了设计稿,黄太太那边很满意。只是,在去申请绩效的时候,却被总监告知,没有绩效。
    “凭什么没有绩效?黄太太最终确定的设计稿,是我花了三天研究并完稿的。按照公司的规定,我应该拿到订单百分之八的绩效奖励。”喻言并没有怕眼前的这个总监。
    虽然她是第一次在国内找工作,但是在国外已经有了两年的工作经验了。对国内的市场不了解,但是并不带代表不了解公司的规章制度和薪酬制度。
    林楠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嘴角漏出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,“这是这个部门的规定,新来的实习设计师,没有资格申请绩效。”
    林楠是设计总监,她没想到这个难啃的饼,竟然被一个新来的设计师三天就解决了,这让她这个设计总监的脸面往哪里放?
    所以,对于公司上层的报告这份设计稿是出自她的手。
    喻言一看就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,没有多说就走出了林楠的办公室。
    林楠看着喻言没有任何的异议的回到了自己的工位,便哼着小曲着手开始填写自己的绩效报告。
    喻言回到工位,被隔壁的小姑娘安慰了一番,表示这件事是部门里经常发生的事情。并且通过她,知道了部门的一个秘密:林楠是李总的亲戚,所以,她才敢这么嚣张的做任何事情。
    经常发生这种事?那她喻言是不会吃这个亏的。
    找了国外的黑客朋友,黑进了公司的电脑,找到了之言集团的老板的邮箱,直接将举报信塞了过去,然后开开心心的出去吃午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