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一章 过敏
    石馨抬头,恨铁不成钢地朝着喻美看了几眼,露出了失望的眼神:“你糊涂啊!”
    她真是没想到……
    没想到喻美竟敢在陆知衍的眼皮子底下伤害喻言,胆子真大!
    这要是陆知衍查到了是喻美故意放的,那后果……
    别说是喻美自己遭殃,就连喻家也会被牵连在内。
    “一会儿看我眼色行事儿。”石馨闭着眼睛叹了一口气,自己英明一世,怎么就生了一个这么蠢女儿。
    现在喻美也没了主心骨,只能点头答应着母亲。
    陆知衍在外面来回踱步,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,更不知道有没有生命危险。
    好在进去半个小时之后,护士推着还在昏迷的喻言走出来,送进普通病房。
    随后医生跟着出来,陆知衍立马上前询问情况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
    “你们难道不知道病人花生过敏吗?还让她服用这么多,要是计量再大点,容易休克死亡,多亏送来的及时,现在人已经无大碍了。”
    医生声音中有些斥责。
    哪怕是出了大价钱请他们来的,但是职业到底就是职业。
    如果花生再多一丢丢,那女孩子可能就真的去了。
    “花生?”
    陆知衍回忆着刚才吃饭的场景,并没有花生,怎么会花生过敏?
    喻坤心中也纳闷了,做的菜里面特意没有花生,怎么会花生过敏。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你们难道不知道喻言花生过敏吗?”
    陆知衍怒不可遏,声音冰冷,语气中带着质问,浑身带着戾气,让周围的人心颤。
    如果他们连这一点都不知道,那么就是他们做父母的失责。
    周围的空气瞬间降温几度,气氛严肃到极点。
    陆知衍鹰眸紧锁住眼前几个人,他们就是最大的嫌疑犯。
    喻坤则是沉默不语,很想跟陆知衍说事与他无关,可偏偏的就是逃不开这责任。
    病房里——
    陆知衍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竟然生出一丝心疼,尤其是爸爸的不疼爱,他深知那种味道。
    大概过了半个小时,两个人尽在咫尺,四目相对,暧昧的气氛陡然而生。
    几秒钟之后,还是喻言先躲避了眼神:“我已经没事儿了,回去吧。”
    现在喻言的脸色是恢复过来了,但是陆知衍还是有些担心。
    “你住几天院吧。”这不是商量,是命令!
    喻言突然笑了:“我真没事儿了。”
    说着还顺势推开陆知衍,在地上蹦跶几下。
    确认喻言没问题了,陆知衍黑着脸放人,一起回了家。
    到家之后,陆知衍吩咐管家以后屋子里不能有花生一类的东西。
    管家颔首领命对着陆知衍露出了姨母微笑。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他还是第一次看见陆知衍这么贴心照顾一个女孩。
    与此同时,病好的第二天,喻言拿到了offer,开心地等待上班。
    陆氏集团——
    这两天陆知辰一直都在处理网上的事情,很少来公司,今天倒是出奇,很早来了公司。
    “二少,最近三少正在跟睿士集团谈一个并购案……”
    陆知辰一来,他安排在公司的卧底就来跟他汇报这几天发生的事情。
    这几天处理事情,也弄得他身心疲惫,他也明白是被人摆了一道,而且这个人肯定是陆知衍。
    “把瑞士集团的资料传给我,你先下去吧。”陆知辰揉了揉太阳穴,他好不容易把前天的事情压下去,这一次一定要陆知辰好看。
    *
    叮叮——
    手机想起了消息,喻言拿起来手机看是陆知衍的信息。
    ——晚上有个宴会,盛装出席,我接你。
    喻言美眸流转,简单回了两字。
    ——不去。
    这还是喻言头一次这么硬气地在陆知衍面前说话。
    没想到坚持不到几秒钟,面对陆知衍威逼利诱,立马投降。
    晚上宴会在陆老爷子的主持下正式开始,其实这一次的主要目的就是让这些青年才俊在一起对接触,交流经验。
    陆知衍穿着一身意大利手工西装,旁边挽着穿着樱桃粉的喻言,在旁人看来真是郎才女貌,天造地设一对。
    “三少,眼光不错啊。”同年龄的商业人士都纷纷过来祝福。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听得陆知衍心里很高兴。
    几次之后,喻言有些疲倦。
    “你去休息吧。”陆知衍看得出她的疲惫。
    喻言微笑点头,踩着高跟鞋,跑向了旁边角落。
    但是没想到中途杀出个程咬金,沈一心带着她的小姐妹团跟了上来:“诶呦,这不是堂堂陆家三少的未婚妻吗,这是是要去哪啊?”
    喻言不想搭理她们,听见她的声音皱起眉头,想要越过她们往前走,但是被拦住了。
    “怎么,不认识了?当初聊天不是聊得挺欢的吗?”沈一心挑着眉,有些嘲讽。
    她就是见不得她好,凭什么才刚刚和陆知辰退婚,就立马和陆知衍在一起了呢?
    她不服。
    她的要就是要喻言一直臣服在她的脚下。
    只配仰视。
    “沈一心,请你适可而止!”
    喻言美眸直视对方,眸光带着一丝警告意味。
    今天这样的场合,喻言不想跟她们起冲突,毕竟是陆家的主场,要是被人传出去,说是她欺负人了。
    “诶呦呦,还生气了,我只不过想跟你打个招呼,怕你一个人在宴会上无聊,你说你穿的跟土鳖一样,谁还会愉快的和你玩耍。”沈一心一副心高气傲的样子。
    话也跟着就越说越难听,可以说是直接的针对。
    旁边的名媛都在看着笑话,明显和沈一心同流合污。
    她们不放行,喻言走不过,终于在忍无可忍之下,眸光凌厉扫过每个人的身上:“即使你们看不上我,同样我也会看不上你们,出门人没遇到几个,这挡路狗可是一只加一只的多起来了。”
    “你有本事再给我说一遍。”沈一心怒视,恶狠狠地朝着喻言道。
    她居然敢骂她们是狗。
    在远处的陆知衍看到这边,连忙走了过来。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陆知衍严肃问着,他知道沈一心肯定会为难喻言。
    看见陆知衍,沈一心转变了态度,有些戏谑说道:“没想到三少这样的身份,身边还跟着这样的渣女。”
    这句话不但骂了喻言,更是讽刺了陆知衍。
    然而,陆知衍却是淡淡一笑,对着喻言说:“听到了没有,还不赶紧过来,人家都说了身边跟着渣女,既然如此那就渣女远一点,别诋毁了我的面子。”
    不就是含沙射影么,谁不会啊。
    喻言一听,脸上瞬间一喜,很是听话远离了沈一心等人好几步,随后一蹦一蹦的来到了陆知衍的身边。
    陆知衍见状,牵起喻言的手看也不看沈一心等人,转身便离开了。
    于是,沈一心众人在此时才明白,天杀的,她们竟被陆知衍几句话秒杀了。
    把喻言送到休息区之后,陆知衍又回到人群中。
    看着远离的男人,喻言心中有了一丝异常的情愫,但是很快稍纵即逝。
    很快宴会结束,陆知衍带着喻言离开。
    路上——
    喻言一直搞不懂,陆知衍这次为什么不追问她。
    她侧身看着陆知衍俊美的侧颜,竟然想入非非,但是随机她立马晃了一下脑袋让自己清醒。
    不能沦陷!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陆知衍总是早出晚归,似乎不怎么关心喻言的事情,这倒让她有种失落感。
    好在工作是稳定了,生活也繁忙了起来,最近喻言接了一个富家太太的私人订制,这些天一直在忙这个事情。
    陆氏集团——
    “二少,这是最新的土地并购案,请您签字。”
    项目经理拿着文件递到陆知辰的桌子上。
    看了一遍之后,陆知辰提出意见:“这个睿士集团的老总好像和陆知衍认识啊,在招标的过程中没有违规行为吗?而且这个瑞士集团似乎之前有过黑历史啊。”
    项目经理参与成个招标流程,评标都在场,所以肯定招标的流程是正规的。
    “正常进行,符合要求。”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核实一下,没问题的话,我让秘书给你送过去。”
    陆知辰把文件敷衍的放下,转而就去看其他文件了。
    “二少,这个文件明天就要了,您看能不能快着点?”
    项目经理突然明白,这可能就是他在故意刁难,毕竟只要有三少参与的案子,都少不了他捣乱。
    喻言慢慢清醒过来,第一件事情就是找水喝,声音虚弱:“水,水。”
    陆知衍闻声立马到了一杯水递过去,喻言大口地喝着水。
    “好点了吗?”
    陆知衍温声细语。
    过敏就是这样,来的快去的也快,现在喻言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。
    “好点了。”
    回答完之后,喻言在看到喻家老小的时候,眼神更清冷了,下逐客令:“我不想再看到你们!”
    “言言,我知道你花生过敏的,怎么可能害你。”喻坤这一次真的是被冤枉了。
    可无论喻坤怎么解释,喻言都不会原谅他们。
    “你们走吧,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清楚,如果是你们干的,我不会饶了你们。”陆知衍放下狠话。
    喻美吓了一跳,有些不知所措。
    喻坤很知趣,带着老婆孩子离开。
    在他们走后,喻言也起身想要离开:“走吧。”
    陆知衍连忙把她按在床上:“你还没好,别乱动。”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,墨迹。”
    陆知辰有些不耐烦。
    没有办法,事情只能暂时卡在这个环节。
    项目经理只好回去实事求是跟陆知衍汇报一番。
    听后,陆知衍深邃的眼神看向远处,心中有了对策:“知道了,你出去吧。”